清明雨上-老年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清明雨上   VAE
窗透初晓 日照西桥 云自摇
想你当年荷风微摆的衣角
木雕流金 岁月涟漪 七年前封笔
因为我今生挥毫只为你
雨打湿了眼眶 年年倚井盼归堂
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
我在人间彷徨 寻不到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 恨不能遗忘
又是清明雨上 折菊寄到你身旁
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远方有琴 愀然空灵 声声催天雨
涓涓心事说给自己听
月影憧憧 烟火几重 烛花红
红尘旧梦 梦断都成空
雨打湿了眼眶 年年倚井盼归堂
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
我在人间彷徨 寻不到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 恨不能遗忘
又是清明雨上 折菊寄到你身旁
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我在人间彷徨 寻不到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 恨不能遗忘
又是清明雨上 折菊寄到你身旁
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偶作寄朗之

白居易

历想为官日,无如刺史时。欢娱接宾客,饱暖及妻儿。
自到东都后,安闲更得宜。分司胜刺史,致仕胜分司。
何况园林下,欣然得朗之。仰名同旧识,为乐即新知。
有雪先相访,无花不作期。斗醲干酿酒,夸妙细吟诗。
里巷千来往,都门五别离。岐分两回首,书到一开眉。
叶落槐亭院,冰生竹阁池。雀罗谁问讯,鹤氅罢追随。
身与心俱病,容将力共衰。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特别关注》上有一篇小文

    很久很久以前,曾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第一次遇到那两位老人,老爷子身板挺直,一脸严肃,左手上拎着一个油瓶,在前面走走等等;老奶奶梳着一个干净清爽的髻盘在脑后,一双小脚摇摇摆摆落后半步在后面不慌不忙地跟着。夕阳下,那两头白发是那么的耀眼,那是携手风雨走过的浪漫,那是相濡以沫度日的美丽,那是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温馨。那一刻两个老人之间的情感是如此动人,以至于当时年青的我执着认定,婚姻就应该是这样风和日丽的。
    多年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他们的孙女Z,谈起自己的家人,唤起的第一个的记忆,竟是街对面走来的那两个老人的身影,原来那是她的爷爷奶奶。那时对两位老人有了更多的了解。老爷子是渡江干部,打过鬼子,打过gmd,曾做过领导,也许是多年的军旅政治生涯,见到老爷爷时,他总带着刚正不阿,不苟一笑的严肃气质;老奶奶有一双小脚,没有做过一天职业妇女,一辈子就这么依靠老爷爷生活,利落地操持着一个家。从一个美丽的女子直至白发苍苍老人。
    曾听人耳语,两位老人年青的时就是这样。五六十年代,在那个一切讲革命的岁月,在那个人性被压抑扭曲的年代,很多时候年青情侣上街都要离得很开,保持一米距离。可是,老爷子和老奶奶上街时却不会,总是老爷子提着东西在前面,老奶奶迈着一双小脚在旁不急不慢地在旁跟着。曾经那美丽的相伴相随画面是这个不大城市里一道风景,让许多人在那个死板阴霾的氛围中看到他们总会在心中滑过一丝动人的温暖。
在我执拗的心里,一直想当然的认为,老奶奶是老爷子的初恋情人。直至Z告诉我一件事,我似乎才明白婚姻是什么?爱情是什么?
    Z告诉我,老爷子一辈子关注新疆的新闻,有了电视之后,他甚至每天都会习惯地看看新疆的天气预报,她小时候总不理解爷爷的这个习惯。直到有一天她爸爸告诉她,爷爷的初恋的情人在新疆。爷爷的初恋情人是他的表妹,在那个战火纷飞年代,不知是社会的动荡流离的作弄,还是那个年代成份的距离,还是血缘关系的禁忌,爷爷最后没有能和初恋情人走到一起,中间又有什么样的曲折故事,一直是爷爷自己心底珍藏的记忆。后辈只知道最后爷爷的初恋情人离开的烟雨江南小镇,到了那个人地生疏的荒漠边关。而从此以后,初恋情人也就幻化成了新疆这个地理名词,一切所有新疆的消息,都成为了爷爷怀念初恋情人的思绪,而爷爷似乎也想从那些字里行间,寻找到可以确认初恋情人生活是否安好的消息。
    奶奶是后来认识爷爷的,她似乎也知道这个故事,却从未对孩子们提起,对此似乎也不甚介意,对爷爷的初恋怀念总有一种特别宽容的心态,偶尔有新疆新闻时,还会主动叫爷爷来看。爷爷这一辈子几十年再也不曾踏上过新疆那一块土地。其实,作为这个城市的领导,他有过很多次机会去那个边关城市看看,走走,访访,但他一次也没能去过;甚至在有了电话之后,他也从未有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号码,只是自己一个人在心里缅怀或是追忆。
    只到几年前,一个消息传来,爷爷的表妹离开了这个世界,她让孩子们打了一个电话来告信。那一天,爷爷没有看电视,没有看报纸,只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静静地呆了一天,奶奶没有打扰他,让爷爷一个人呆了一天。第二天,爷爷走出了书房,似乎一切风过无痕,脸上也是无风无雨。只有Z的爸爸进书房收拾书桌时,发现老爷子夹在书中的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年老多健忘”。Z知道后笑了笑,原来爷爷当年如此深刻的爱情也会从心中放下来。再后来几年后,Z终于有一天在网上看到了这首词的全貌,原来下一句竟是“唯不忘相思”,她怔住了……、

  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哈哈,所有最美好的东西 最纯粹的东西都包含着遗憾,因为遗憾里有美好的幻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