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是谓客

国庆节,心情愁闷独自一人去登山,妄想在山顶等一夜看明天的日出,期盼一些启发和转机。下午七八点转车开始爬,到了山上9点多吧。

爬的路上,长段时间的是没有人的,背着双肩包,在某拐角处,看到一只萤火虫,跟上去瞧,被我缀着的一个人也找不见人影。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有人下山,也没有人过来登山。继续一个人爬,爬啊爬,穿的单衣竟然也会汗湿了。

在路上突然有点害怕,黑乎乎的山、冷冷的风、山脚下零星的灯火,两侧的树荫也像起伏的怪兽,有的台阶刷着夜光的横条。没办法,那就放许巍的歌吧,哈哈期间竟然遇到几个擦肩过的下山的人,也放着的是许巍的歌《像风一样自由》。

到了一个转弯处的门槛,把我惊了一跳,左转继续爬的时候,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蹲坐在那里,还必须要经过它。那个门槛让我想到某人,在长陵跟我讲的,某些门,不是活人走的!- -!!我在担忧着,是人啊,还是“人”啊?!没办法,大步向前,大不了蠢一下呗!”您好!上山是这条路吗?”然后见那黑影动了动,说:“噢。是这边的,我从这边下山的”。吓,唏嘘(ˇˍˇ) 是个活人大爷。然后我继续前进,累了时,就坐在阶梯旁的栏台上。看着山下的灯光,路两边的树荫。妄想着,能得到某些启发,但是!竟没有,还累得像狗。又不想放在背包吃东西。要是那么容易的话,也就没有那么多人用了那么多年悟道了呢。继续爬呗。还有九百多阶梯那~

等等,我看到有三个蹲在前面聊天呢。我就超越了大概三米坐在那里。听他们聊天。噢,他们是一家三口,来夜爬香山的。他们估计看我不走,阿姨就跟我聊起来,“哎哟,你也是爬香山啊,一个人啊。我们带着你啊”看他们仨拄着登山杖,慢慢的爬着,佩服。真是喜欢这样的人,能伸出手主动就拉一把。也做这样的人哦,帮助人且身体健康,到这个年龄的时候也能四处逛游。她和他老伴儿说是六七十岁了,腿脚不好,他们的儿子,在前面打着灯。后边终于爬到了山顶,不过没有还没有到达,最高处的香炉峰。他们不准备爬了,给我指了一条道。

我继续爬啊爬,爬到上面,没有住的地方。人说,山这么矮,哪有住的地方啊。要是你有帐篷你就可以呆着。到10点左右大家都下去啦。得了,呆了半小时,吹吹冷风,下山吧。当我看到一个小男生越过我,往下走的时候,我就缀着他了。选定开始,走啊走啊。走到一个拐角,他往右去了。可是,可是我觉得左边是对的。我继续向左边缓慢行进着。那人过了一会儿转过来,问我:“是不是往左啊?”我说应该是左边吧,我看有人从左边上来了。

然后就此我们搭伴下山了,到了山下,他说你真是我见过最胆大的女生了。竟敢一个人晚上爬山。其实,人精神状态穷凶极恶的时候,夜爬香山又算什么呢?

期间还遇到俩人把背包扔在路边,光着脚抽着烟坐在半山腰的栏杆上。看着山下的灯光。我们就此穿过,期间遇见不大认识的路也走上一走。山上一条道,下山就换一个风景吧。

他打电话坐同学的小摩托回家了,问我坐吗,我说给我指下公交站牌的方向就好了。然后我就坐公交车转车到西苑,然后换乘114就回家了。走在有月亮的路上,吃着零食,并没有感觉追求到什么啊,不过折腾的也汗流浃背。那就这样吧。

今天的此时,突然想通。同行是谓客啊。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旅程结束,过客过客而已啊。上山想的事情,竟然在这个秋朗气爽的今天想通了。顺其自然的生活。

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