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不开心就不要笑么

空间
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加班,这种状况还会持续到11月20日,可喜的是因为有apec会议,会有六天假期。

今天在公司都有10点半了,坐地铁回到住的地方又将近12点了。

在地铁上和同路走的同事聊天,同事说你今天晚上写代码感觉都要心理奔溃的样子啊。我说,我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持续加班,已经持续两周了。每天都是八九十点钟才下班,当然,虽然有加班费。我已经两周没有跟Anna学习圣经了。

刚认识的Beibeili也没有很仔细的聊天。只知道她很喜欢旅游,在俄罗斯的西南方向的一个小国家。我很喜欢她们的思想,和友善耐心的给我讲解。很幸运。

今天Anna又问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说现在(当时晚上9点了)now working。她说not feir。

现在做的东西是个新的,对于我的来说,可以预见的出现很多问题,但是组长的时间估计有问题,又出现,apec会议,北京这边放假,令人高兴又烦恼。高兴是将有个小长假,烦恼是,今天周天加班,晚上又加了,幸好有加班费得以欣慰。

其实对于加班,我是顺之,直到今天在食堂吃饭,组长说,啊呀,公司一般不会这么加班的,只有这一段时间是因为有会议,领导要的着急。所以辛苦些。我才意识到,原来加班我已经很多了,今天老师统计的加班里面,我竟然居于第三。终于我感觉到累了,又因为昨天晚上洗头发,没有怎么吹干就睡着了,导致今天有些感冒。情绪低沉,又因为最近一些事情不开心。

一段时间有个男孩子在追我,会在周末陪我出去逛着玩,会在假期做出游的计划,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不对,总是想一再的偏执和无理取闹,试探他的耐心底线究竟在哪里。可能是没有安全感吧,最终也没有在一起。因为我真的摸不透他的底线在哪里。或者什么事情都需要经验吧,没有经验的,在别人眼里总是像个小孩子无理取闹,不把你当成一个可以探讨的伙伴,而是当成一个哄着宠着的小孩。但我并不是小孩子,我知道艰辛,又知晓生活,我兴高采烈的讲述的一些东西,也许他已经知道了,但是他没有知会我,让我继续讲下去。我有说错的,有不清楚夸张的地方,也不会被指正,让自己觉得那段时间的自己真是肆意妄为,说一不二,短短的虚妄过后,就是内心的惶恐。这样下去我就不能警醒我自己,我就会得意忘形下去,那真是太危险了。也许这就是我为什么放手了的原因。所以那些虚虚实实的东西总是感觉不踏实,领会不到。就像蜜糖,不能时时含着,那会长蛀牙也会腻,况且你还不能保证是不是真的蜜糖,还是只是裹着一层糖粉。

直到,今天同事在地铁里面说,我不觉的加班辛苦哦。我要像Kbo学习,也要做加班强人,我表示不解。他把两只伸放在地铁的横杆上面,说,:“也许你觉得是在加班,但对于我来说这是事业哦。”我说:“哦。”然后知春路到了,他就下去了。只看到他的黑色外套,就像一对飘忽的蝴蝶翅膀。

本来想拿出书包里面的kindle看看书,就看不下去了。我所以为的加班只是加班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按照时间去做到,我努力做到就好,能完成任务就好。但是没有仔细的深究到底加班对于我自己来说是什么,是历练,是学习,还是仅仅是强制性的烦恼?—-这根本就是应付任务啊。这是职业,真的不是事业。

回来的路上,看到天上高高的月亮,亮亮的,本来是多半的,但是用手机拍下来就是正圆了,真是神奇。

到了晚上给那个我加班打电话的男孩子打电话,说我们如果还不习惯不打电话的话,那么一周打一次,等下周就两周一次,一个月后就一月一次打电话,再然后就不要再联系了。他说,好吧,我说我也要锻炼,他问,你锻炼什么?

突然就哭了,直接把电话挂掉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泪水来的那么突然。

后面我说还是不要联系了,我觉得自己太天真了,这种事情,怎么会用todolist来进行呢。做什么总习惯列个to do list。一步一步循序渐进。但是,总是有头无尾。我的事业啊,我的事业。是那些未誊写完的高中日志,还是某一书城上面只写了一章的小说。

今天看到了一篇文章,致十年后的自己。

致十年后的自己,也许这个有意义的文章,我应该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写,但是我现在突然就想写了。就只想对于自己说一句话,十年后的你来看今天的你,你会觉得现在的事情,完全不是事情。

但是如果再让你回到十年前的时候,你会怎么样?

我会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学校,继续保持喜欢看书的习惯。会不那么自尊敏感,十年前我是15岁,在上初三。那时候我没有尽全力努力过。自我驱动没有。

十年后的今天,我会完成自我驱动。

十年后的我,35岁,一切都还来得及。

wq 你要时不时的反思自己,你要时不时的仰望星空。沟通自我和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