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湖的随感

              
   琴湖的水又生机盎然了,不再像冬日里般浑浊的玻璃体蠕动的令人发呕
从图书馆出来,拿着那本《合订的新概念》的书籍,坐在了琴湖边水泥墩上。粗大的铁链子碰到衣服,留下了斑斑锈迹。
春天到了,可风依然有些冷,把衣服裹紧,背上帽子带上,从那小孔里窥视着琴湖边一双双的情侣,很是佩服。那么冷的天依然执着的走下去,走到不知名的未来吧……也许他们也在佩服我这样一个独自看书的女生。斜坐在这琴湖边,看水在风的支持下一波一波的冲到边上,这水嫌疼吗,这是不是无用功,是水求于风的帮助让自己丰富多彩,还是水迫于无奈的身不由己呢?
   我怕自己的鞋子掉里面,鞋子有些大,脚在里面晃晃悠悠。黑色的帆布鞋面,鞋带是我从未见过的用丝绸做的,如他人头上的蝴蝶结,倒也精致。这是学姐送我的鞋子,当时说:“小妹,这样的鞋子我穿不上了,扔了也可惜你若喜欢就拿去,若不喜欢就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扔掉吧”这样想来学姐是不是已经预感到了什么。鞋在我脚上穿着,她已在北京(我不知道在那个人人向往的大城市里,像我们这样的人是否还会获得快乐。我没有问她,她也没有说。只是期间有过一条短信不管你选则哪条路,我都支持你,不管家里发生了什么你记得都要坚强,地球不会因为我们的悲哀而不转,太阳也依旧明媚,相信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专升本的失利也断了她继续在校藏匿的权利。
   看着的书里的各式各样的叛逆的孩子,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每一个人都曾有过那么一个自我释放的年代。如马观灯般的旋转,自以为冷酷淡漠的背后其实只是自大与无知。这本书里的叛逆已经成为了普通化了,新概念萌芽也不过如此了,也就无所谓叛逆了。收集了太多的特别本身就不再特别。一样教育制度下加工出的产品。
我一样有过那样的一个年代,挺好的完整感。

    年少轻狂,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彪悍的青春不需要解释。 — — 这根本就像是逃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