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蚌说,珍珠和沙子对我来说没区别

       我一直在纳闷,一颗珍珠和一粒沙子对于一只河蚌来说有什么不同吗?

      今天再次看到把苦难比喻成珍珠,把自己当成河蚌的文章,说久病蚌成珠,涅磐火作凤。说一个人只有经历过各种苦难磨难才能成为世人所追逐的珍珠,才会成为一只被世人所寻找的河蚌。可是河蚌她怎么想的呢?    

      我一直很纳闷,珍珠真正的形成,然后查询了一下,得到了如下的回答:
    

      第一种是恰好有沙粒或寄生虫等异物进入河蚌体内,处在了外套膜与贝壳中间,没办法把它排出来,沙粒等异物就会不断刺激该处的外套膜,就如同人的眼睛被灰尘迷了一样,使得又痒又痛。分泌出珍珠质来把它包围起来,形成珍珠囊,久而久之,形成珍珠。

     另外一种情况,则是蛤、蚌自己的有关组织发生病变,导致细胞分裂,接着包上自己所分泌的有机物质,形成了珍珠。

      以上这两种情况都是自然形成珍珠。而现在人类形成了人工养珠,取外表皮制成小片,插入外套膜结缔组织中,产生无核珍珠。

      珍珠的珍贵导致了更多本来很健康的河蚌也捐躯了,丧失了本应平坦的生命历程。

      河蚌说:“沙子和珍珠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请不要再说什么贫困斗士残缺斗士是久病成珠,不,他们不是久病成珠,他们是久病健康,我们是偶然一病就要拉去更多的伙伴去生病。去肢解。”

      “人类真是好奇怪,本来就是世上的唯一个体,却每每总要找些东西来模仿。总要找梅花找乌龟找我们找雄鹰找狮子找喜鹊等等一切的东西。。。来借着诉说自己的情怀,他们还创造了个叫做予物言志的说法。”

       “更更好笑的是,有时候他们会故意来自寻苦恼,称之曰苦难教育。就像加工我们成为珍珠,朝我们身体里面植入异物,凝结成珍珠。真是奇怪,我们自个儿肯定会趋利避害。搞不懂人类。自寻苦难”让河蚌想到初中时读的一篇文章冯钟璞的《紫罗兰的瀑布》上面说的“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其实有很多不幸,来源于人类自我的创造。其实我觉得爱默生说的一句话很好“嫉妒是无知,模仿是自杀”其实我不大明白但是我觉得这么绝对的句子总是给人有一种很来劲够味的感觉。呵呵

       “请不要说,久病成珠,因为你们不是河蚌。请不要说梅自苦寒来,因为你们不是梅花。自然的法则,不需要刻意加诸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