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乔治·奥威尔《1984》

首先我说下,我是识字的。但是写完后发布不上去,说里面我有不合适的内容,这真的让我想到了1984里面写的文字重新修改编写,以符合老大哥的意识。这让我想到在大学时期因为关注海峡两岸当时还是马英九大选的时候被封了三天的我的校内。我想现在校内网应该是类似百度了应该不是发布了上去然后被封掉,现在直接提示“抱歉,你发布的内容有不合适的内容请检查”。于是我改了dang变成d就ok了。最后请原谅我用某些字符。也许某些字确实应该消失掉。

为了如此也值得一读《1984》。很好的书。

 

 

看了乔治·奥威尔《1984》,开始学会了怀疑。

之前也会怀疑,但是会用小学或者幼年的洗脑来推翻自己的怀疑。

现在,是直接把幼年时期的洗脑经历来推翻。

终于明白了初中那一个高高个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男政治老师所说的,“来,我关上教室门跟你们讲讲和课本不一样的政治。别跟其他的人说哦。其实课本上的就是为了考试。你们只需要背下来就行了。”

后来在各种言论(其实某些网站),你会看到各种怀疑,可是他们怀疑的各种没有道理,甚至只是为了怀疑而怀疑,所有的人都上台了,所有的人都需要粉丝,反而坚固了你原有的认知。其实你会明白,有根据的怀疑都被和谐了。

 

可是,可是今天这个怀疑开始被我自己所坚持了。

一个个体的成长,周围环境的灌输。在你最美好的时期你明明知道保证8个小时的睡眠,然后到一个固定的场所接受必须要接受的知识。不让你有任何的怀疑和论证。告诉你这是真的 这就是真的。告诉你这么写就应该是这么写的。

1984让我想到了老妈曾经说过的话,说他们小时候,有的人俩人是夫妻说话在吃饭的时候都不可以悄悄说话,他们有可能吃这一顿饭就被告发了闲谈。各种之间的不信任。他们小伙伴喊着自己外公的名字喊着打倒推翻 然后肆意的破坏而不用听课上课。其实那也是一种灌输上课,只不过方式粗暴点。每个人都是躁动不安的。每个人都是歇斯底里。因为分配饭菜的一根咸菜,用筷子。。。

我之前听到都觉得是匪夷所思,那不是我们所经历的。

但是看到乔治奥威尔写的。他是1948年写的,他,真的是一个先知啊呵呵。

改变文字。果然啊。呵呵。不过还好网络真的是个好东西,即便是-大-中-华-局-域-网。无怪乎以前刚有网络时,某些当时-z-f-官员就视其为洪水猛兽。他们的担心是及其有道理的。

利用不断更新出版的新话辞典规定人们只能说什么话。新话是世界上唯一一种词汇量在逐年减少的语言。新话的全部目的就是要缩小思想的范围。 

  d是反性的,因为性本能创造了它自己的天地,非d所能控制,因此必须尽可能加以摧毁。尤其重要的是,性生活的剥夺能够造成歇斯底里,而这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可以把它转化为战争狂热和领袖崇拜。

  谁能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能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篡改历史是一项日常性工作,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负责。如果老大哥说过的某句话、d所做的某个预测与后来的事实不符,相关的报纸便会悄悄收回来销毁,经过修改的内容会被重新翻印。报纸的日期没变,但观点变了。要证明老大哥和d曾经犯过错误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找不到任何证据。

  真理部负责修改历史。和平部管战争。友爱部对老百姓严刑拷打。无知即力量。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

=============================================

  因为发布说我写的具有不适合内容

http://book.douban.com/review/1032275/可以看这个我想引用这个  

=======================================
其实第三条写的在战国时期,中国就施行了的。《商君书》中就有《农战》《去强》《说民》《壹言》
总有些书籍真的让你深思。当然他们不会出现在语文课本需要你阅读的书籍目录。
 
现在所表示的。。。。。
引用1984书中的话是
“她认为他们想要剥夺你的快乐,正如你想要避免被逮捕一样,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她憎恨d,也用嘴粗鲁的话这么说,但是对于d却没有一般性的批判。对于d的教条,除非与她的生活有关,否则她是没有兴趣。”
“他隐隐约约的捉摸着,年轻的一代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像他一样,在革命的世界中成长,不知道曾经有其它世界的存在,把d视为如天空一般无法改变的东西,不去挑战它的权威,仅仅加以逃避,犹如兔子躲避着猎狗一般。”
 
当语文课本中说作者写的一棵树是代表美好新生活向往,辛勤劳动人名对黎明的呼唤,代表对d的感激之情等等等等的时候。我觉得就要坏了。
 
胡言乱语哉

年轻人就应该去奋斗-摘抄

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年轻人应该是流动的,年轻人应该奋斗,年轻人都在路上。作为年轻人现在要找个平衡点,一方面你完全有理由,保持你对家的一种认同感,但同时你也可以适当的平衡一点,在全球化的社会中,给你选择一种能够灵活的,能够给你的行动给你言行一点点空间。如果家变成冲击这种你的活力,或者你的一种流动性的话,那我觉得它的这种平衡是有点失衡了。-摘抄

小米手机定价与《怪诞行为学》:1999元含风险

我说:以前觉得经济学距离自己很遥远,不过促销,换季大甩卖,视同销售税,从众购买小米手机,价格上涨的是奢侈品还是生活必需品,通货膨胀等等等,这篇文章可以看看锚 和心理暗示。做个独立的人,明达。。好了 其实那本书真的不错。有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提到了,《怪诞行为学》

从行为经济学的角度看,小米手机定价这一案例值得深究,而且它很有可能是错误的。作为小米手机的第一批用户,在9月初的某个凌晨,笔者接到了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的电话。我们的话题从手机自然延伸到其他地方。他忽然说:“你发现了吗?小米手机的论坛与MIUI论坛气氛完全不一样。”

这是显而易见的。MIUI是小米公司基于Android之上优化的一个操作系统,论坛中的气氛理性、沉稳、条理分明;同样火爆的小米手机论坛却热烈、浮躁,充满了各种狂热甚至极端的情绪。

  黎万强的感慨,是因为小米手机和MIUI有着完全不同的用户构成,他们使得两个论坛的性格泾渭分明。可是,区别是如何产生的呢?或许从今年8月的发布会上,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公布了小米手机的定价开始,一切就已经注定。

  在那场发布会上,雷军先极其详细地介绍了小米手机的各种参数,展示了其优点。在勾起人们兴趣之后,临近结束时,他用一张极其庞大醒目的页面公布出了它的价格:1999元。

  那一瞬间,笔者和台下的听众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句话:把别人逼死,把自己逼疯。

  在中国,互联网和移动终端是两个相对而言竞争较为自由的行业,正当、合规的竞争行为是值得鼓励的。从这个角度讲,小米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但对这家公司和这款手机本身而言,1999元的价位却隐含着极大的风险。

  笔者与小米公司某位员工的讨论认为,风险集中在3个地方:过低的利润率将导致小米在之后的市场运转中没有太多的回旋余地,无法支撑太多层次的渠道销售,更无法承担手机一旦出现问题所产生的大规模维修,更不用说召回了;过于富有竞争力的价格,将导致整个手机市场的动荡,并鲜明地将自己摆在大多数手机厂商的对立面;过低的拥有门槛,将吸引大批对智能手机不了解、甚至从未用过智能手机的用户,这样的用户如果占据主体,很多智能手机相对传统手机所共有的问题——如系统不稳定、后台占据内存过大、安全问题,都会被他们归结到小米的服务不到位上,这将使得小米在实质上要承担整个市场教育者的身份,负担很大。

  “说实话,前两个问题我们都想过了。”那位员工说,“但第3个问题,之前可能没有考虑那么多。”

  而第3个问题,实际上已经涉及到行为经济学的范畴。如果以小米手机定价作为案例,以行为经济学中著名的畅销书《怪诞行为学》为参考,也许能为我们揭开商品价格与大众心理学之间的秘密。

  “锚”与心理暗示

  行为经济学是心理学与经济学的结合物,对企业和一般消费者而言,它是一门实用的学问,同时也修正了主流经济学许多基本假设的不足。在2000年到2005年之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至少有3位被视为“行为经济学家”。

  传统经济学假定供给和需求这两股力量是各自独立的,用户需求(购买意愿)是决定市场价格的要素之一,可是丹·艾瑞里在《怪诞行为学》中,用大量的历史案例与实践经验证明:在很多时候,不是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影响市场价格,而是市场价格影响了消费者的预期,进而影响购买。

  在这种影响中,有一个叫做“锚”的重要概念,它是商品影响消费者意愿的重要“武器”。

  书中举了幼鹅的例子来说明这一概念:刚出生的幼鹅会依附于它们第一眼看到的生物,即便那不是母鹅,而是一个人。幼鹅根据当时环境中的初次发现来做决定,而且这个决定一旦形成就不会改变。这种自然现象被称为“印记”。

  而消费者在生活中遇到某个产品,第一眼留下印象的价格将在此后对购买这一产品的出价意愿产生长期影响,这个价格或者说印象,就被称为“锚”。

  比如说,被称为“珍珠王”的萨尔瓦多·阿萨尔是如何卖掉他手中的黑珍珠的?最初黑珍珠并不好卖,很多人认为它们色泽不好,又灰又暗。可是经过短短一年的改良之后,阿萨尔说服自己的做宝石商人的好友,将黑珍珠放在了第五大道的橱窗里,标上令人难以置信的高价;同时在杂志上连续刊登广告,将黑珍珠置于钻石、红宝石、绿宝石的映衬之中。就这样,黑珍珠在纽约被环绕在最当红的女明星脖子上,原来不知价值几何的东西,一夜之间被捧为稀世珍宝。

  丹·艾瑞里还做了这样一个实验:他招募了一批学生,分成两组隔离开来,并且让他们听相同的噪音。在噪音第一遍播放时,他在第一组学生眼前播放这样一句话,“如果你再听一遍,我们付你10美分”;而第二组与之类似,只是价格改为了90美分。

  当噪音播放完后,艾瑞里让学生们为噪音定价——愿意用多少钱听一遍。第一组学生出的价格平均为33美分,第二组则为73美分,是第一组的一倍。

  当一件从未被大众所知的东西被人们初次“锚”定之后,它将影响人们之后的出价乃至对这件东西的印象。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苹果第一代iPhone也有着类似的效果。

  现在,我们再来看小米手机。在传统认知中,一款大屏幕、高频率CPU的知名智能手机售价应在3000-4000元之间,可小米手机发布时,雷军用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将小米手机与1999元这个价格联系在一起——消费者们由此将1999元定为了小米手机的“锚”。

  由这个“锚”所引发的一连串反应,在微博和小米手机的论坛中有着非常清晰的体现,“性价比”成了小米手机这一商品压倒一切的印象。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中,消费者们常听见的话是“有些缺点也可以容忍,已经很值了”,“不到2000块钱,你去买别的手机试试”。

  但是除了电池等硬性数据,在手机体验上很少有人说“小米手机能超过那些3000元的智能手机”。虽然熟悉小米公司的人知道,工程师们花了非常大的精力放在改善用户体验上,可是1999元的价格和“性价比”的印象如此强烈,即便再认同手机的人,也会对它真正的体验产生怀疑。反而最常见的是,只要有相对负面的报道出来,就会有一批消费者拿性价比说事。

  在一个多月中,有多达数十人曾经联系我想要购买小米手机,他们的出价在2000元到3000元不等,但平均出价大约在2200元。当小米手机已经被1999元“锚”定之后,2200元已经是很多想尝鲜的消费者可以接受的最高价格。

  威廉·庞德斯通在《无价》一书中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价格很大程度上反映的并非物品的价值,而是消费者对这一物品的预期。”而《怪诞行为学》则告诉我们,“锚”正是影响这一预期的重要因素。

  损失规避

  传统经济学的偏好理论有一个假设,人的选择与参照点无关。行为经济学则证明,人们的偏好会受到单独评判、联合评判、交替对比及语意效应等因素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