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乔治·奥威尔《1984》

首先我说下,我是识字的。但是写完后发布不上去,说里面我有不合适的内容,这真的让我想到了1984里面写的文字重新修改编写,以符合老大哥的意识。这让我想到在大学时期因为关注海峡两岸当时还是马英九大选的时候被封了三天的我的校内。我想现在校内网应该是类似百度了应该不是发布了上去然后被封掉,现在直接提示“抱歉,你发布的内容有不合适的内容请检查”。于是我改了dang变成d就ok了。最后请原谅我用某些字符。也许某些字确实应该消失掉。

为了如此也值得一读《1984》。很好的书。

 

 

看了乔治·奥威尔《1984》,开始学会了怀疑。

之前也会怀疑,但是会用小学或者幼年的洗脑来推翻自己的怀疑。

现在,是直接把幼年时期的洗脑经历来推翻。

终于明白了初中那一个高高个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男政治老师所说的,“来,我关上教室门跟你们讲讲和课本不一样的政治。别跟其他的人说哦。其实课本上的就是为了考试。你们只需要背下来就行了。”

后来在各种言论(其实某些网站),你会看到各种怀疑,可是他们怀疑的各种没有道理,甚至只是为了怀疑而怀疑,所有的人都上台了,所有的人都需要粉丝,反而坚固了你原有的认知。其实你会明白,有根据的怀疑都被和谐了。

 

可是,可是今天这个怀疑开始被我自己所坚持了。

一个个体的成长,周围环境的灌输。在你最美好的时期你明明知道保证8个小时的睡眠,然后到一个固定的场所接受必须要接受的知识。不让你有任何的怀疑和论证。告诉你这是真的 这就是真的。告诉你这么写就应该是这么写的。

1984让我想到了老妈曾经说过的话,说他们小时候,有的人俩人是夫妻说话在吃饭的时候都不可以悄悄说话,他们有可能吃这一顿饭就被告发了闲谈。各种之间的不信任。他们小伙伴喊着自己外公的名字喊着打倒推翻 然后肆意的破坏而不用听课上课。其实那也是一种灌输上课,只不过方式粗暴点。每个人都是躁动不安的。每个人都是歇斯底里。因为分配饭菜的一根咸菜,用筷子。。。

我之前听到都觉得是匪夷所思,那不是我们所经历的。

但是看到乔治奥威尔写的。他是1948年写的,他,真的是一个先知啊呵呵。

改变文字。果然啊。呵呵。不过还好网络真的是个好东西,即便是-大-中-华-局-域-网。无怪乎以前刚有网络时,某些当时-z-f-官员就视其为洪水猛兽。他们的担心是及其有道理的。

利用不断更新出版的新话辞典规定人们只能说什么话。新话是世界上唯一一种词汇量在逐年减少的语言。新话的全部目的就是要缩小思想的范围。 

  d是反性的,因为性本能创造了它自己的天地,非d所能控制,因此必须尽可能加以摧毁。尤其重要的是,性生活的剥夺能够造成歇斯底里,而这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可以把它转化为战争狂热和领袖崇拜。

  谁能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能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篡改历史是一项日常性工作,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负责。如果老大哥说过的某句话、d所做的某个预测与后来的事实不符,相关的报纸便会悄悄收回来销毁,经过修改的内容会被重新翻印。报纸的日期没变,但观点变了。要证明老大哥和d曾经犯过错误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找不到任何证据。

  真理部负责修改历史。和平部管战争。友爱部对老百姓严刑拷打。无知即力量。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

=============================================

  因为发布说我写的具有不适合内容

http://book.douban.com/review/1032275/可以看这个我想引用这个  

=======================================
其实第三条写的在战国时期,中国就施行了的。《商君书》中就有《农战》《去强》《说民》《壹言》
总有些书籍真的让你深思。当然他们不会出现在语文课本需要你阅读的书籍目录。
 
现在所表示的。。。。。
引用1984书中的话是
“她认为他们想要剥夺你的快乐,正如你想要避免被逮捕一样,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她憎恨d,也用嘴粗鲁的话这么说,但是对于d却没有一般性的批判。对于d的教条,除非与她的生活有关,否则她是没有兴趣。”
“他隐隐约约的捉摸着,年轻的一代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像他一样,在革命的世界中成长,不知道曾经有其它世界的存在,把d视为如天空一般无法改变的东西,不去挑战它的权威,仅仅加以逃避,犹如兔子躲避着猎狗一般。”
 
当语文课本中说作者写的一棵树是代表美好新生活向往,辛勤劳动人名对黎明的呼唤,代表对d的感激之情等等等等的时候。我觉得就要坏了。
 
胡言乱语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